Palliative Sedation...

死亡筆記本出現了..名字被寫在這個筆記本上的都難逃一死.. 在ICU經常面對死亡..或許人生老病死輪迴是自然的循環.. 但在面對臨終..我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.. 今天或許不是個好日子..一天之內三床臨終趕送回家..當然對護理人員來說..這是很累的事情..因為要在很短的時間...


死亡筆記本出現了..名字被寫在這個筆記本上的都難逃一死..

在ICU經常面對死亡..或許人生老病死輪迴是自然的循環..

但在面對臨終..我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..

今天或許不是個好日子..一天之內三床臨終趕送回家..當然對護理人員來說..這是很累的事情..因為要在很短的時間內趕快把記錄完成..要把病患整理好..要把帳都結好..

總覺得..在這裡看到的真的是缺了一個同理心..或許大家都很累了..每天面對這樣疲勞轟炸的事情..我想誰都會失去耐性..

但是不管怎麼說..我想病患家屬永遠不會忘記病患臨終前發生的事情..或許給大家留個好印象也算是做功德吧..

今天要講的是所謂的palliative sedation..顧名思義..就是在病患臨終前..特別是癌末的病患..當他發生許多無法以其他治療方式有效處理的併發症時..最常見的是疼痛..甚至是癲癇..

這時候使用sedative medication..降低他的焦躁..除去他的不安..甚至讓他陷入意識不清..在"安詳"的情況下死去..

在台灣..至少在我處在的地方..總覺得很亂..很少有病患自己本身決定自己的命運的..

經常是..

A出主意 (但不出錢)..B出錢 (但不出意)..當需要決定事情時..A推給B..或是B推給A..

家屬這裡自己先搞得一團亂..

醫療人員這裡呢..說真的也沒有比較好..最常見的情況..就是談DNR..總覺得簽了DNR就像拿到免死金牌一樣..有點就算病患不幸被搞掛了..我也不會良心不安一樣..

所以有時候..真不知道這個DNR到底是誰DNR..(病患自己或是醫療人員?)

文獻中..palliative sedation最常使用的藥物為midazolam,劑量從0.4~20 mg/hr..這種劑量在ICU司空見慣..

其他或許可以使用的藥物包括propofol, phenobarbital等等..

最重要的應該是與家屬的溝通..在台灣..似乎比較多是像電影裡面給人的感覺..

"醫生從加護病房裡面走出來..搖搖頭說我們已經盡力了..趕辦後事吧.."

通常是這樣的感覺..其實我倒覺得應該與家屬坐下來談談..避免常常有醫療人員覺得家屬搞不清楚狀況..

並且記錄下來..讓家屬看過..

但是..我知道謎之音又要出現了.."我哪有那麼多美國時間阿.."

總是沒時間..總是不多做一點..

有一天一定會做到..哪一天呢??

評鑑規定要做的那一天..

Adapted from JAMA. 2005; 294; 1810-6.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