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BM Workshop at TMU Wang-Hung Hospital..

萬芳醫院的香吟老師很辛苦地籌辦了這個實證醫學的討論會,印象中這種東西在沒有威脅利誘下,一般是無法長久的.. 從去年臨床藥學會年會後,老師就一直在籌備這個討論會,也弄了一個網頁,請看 這裡 他們的網頁做的真的蠻漂亮的,內容看起來蠻豐富的.. 昨天 (13號星期五) 在天氣...


萬芳醫院的香吟老師很辛苦地籌辦了這個實證醫學的討論會,印象中這種東西在沒有威脅利誘下,一般是無法長久的..

從去年臨床藥學會年會後,老師就一直在籌備這個討論會,也弄了一個網頁,請看 這裡

他們的網頁做的真的蠻漂亮的,內容看起來蠻豐富的..

昨天 (13號星期五) 在天氣還正常的時候出發..沒想到出來時已經下雨了..

這次是萬芳醫院的瑜萱組長向大家介紹JUPITER這個研究,這個研究在我們的網誌中已經出現好幾次了..

請看 這裡 這裡 還有 這裡..

其實,這個研究對我最大的困惑,還是提早結束 (early stopped) 的原罪..

在預先設定的期中分析中,分析當時的研究結果,達到預先設定的提早結束標準..

這種情況下,有很高的可能性可以說如果繼續進行下去,同樣可以達到統計上顯著的差異..

因此,如果繼續做下去,就會犯了明明知道這個介入 (intervention) 可以顯著降低主要試驗終點,但卻繼續放任著控制組病患使用安慰劑的陷阱..

或許有人會說,這項研究收納的是健康的人,給健康的人吃安慰劑又不會怎樣,並不違反倫理的問題..

但仔細想想,真的嗎?

首先,這項研究收納的真的是健康人嗎? 在這項研究中,他使用的字眼是"apprently healthy",並部是真的完全健康的人,頂多是說他還沒發病而已..

再來,如果他真的是完全健康的人,那為什麼hs-CRP會很高呢?

因此,前面那樣的敘述是有問題的..

好,那如果提早結束了,就一定有人會說他後續追蹤不夠久..

這就變成了我說的原罪..提早結束也不是,不提早結數也不對..

有人可能還會說,那可以先發表目前的結果,繼續做下去阿..

但是,期中分析已經告訴我們是差很多的,因此後續頂多只能做open-label的研究..可能無法以當初的設計繼續做下去..

最後,這個問題還是無解阿..

有興趣參加萬芳醫院EBM討論會的,可以與鄭桂如臨床藥師連繫 (分機1162)

You Might Also Like

1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