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Lecture in the TMU..

呼呼..睡到飽..只有 右下角 那位存活.. 今天有幸到北醫上了一堂課,也是唯一的一堂.. 本來聽學長說只有5個人,我還印了10份講義..沒想到突然增加了大概6倍吧.. 上次到北醫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..在校園散步了一下,應該帶雙球鞋來打球的..想到以前練球的時候,專門負...


呼呼..睡到飽..只有右下角那位存活..

今天有幸到北醫上了一堂課,也是唯一的一堂..

本來聽學長說只有5個人,我還印了10份講義..沒想到突然增加了大概6倍吧..

上次到北醫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..在校園散步了一下,應該帶雙球鞋來打球的..想到以前練球的時候,專門負責從球場衝去教室飲水機幫學長裝水..

這次還是陳老師特別開了一堂課,讓我們這種流浪教師有個地方可以發聲..上禮拜接到通告後,馬上就開始準備投影片..確實有一丁點趕..

傳道授業解惑,我不信教,所以傳不了道啦,授業,可能只會造業而已,解惑,有時候自己都蠻迷惘的..

稀哩呼嚕講了一個半小時,不知道有沒有搞成這面那張圖那樣..上課..辛苦..

You Might Also Like

4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