評斷證據強度 (Grading Evidence)..

執行實證醫學的步驟中,我覺得較為困難的是評斷 證據強度 (level of evidence) .. 請注意,證據強度並不等於 建議強度 (strength of recommendation) .. 很多人都把這兩點搞混,一個證據強度很高的研究,並不一定能夠轉換成很強的建...


執行實證醫學的步驟中,我覺得較為困難的是評斷證據強度 (level of evidence)..

請注意,證據強度並不等於建議強度 (strength of recommendation)..

很多人都把這兩點搞混,一個證據強度很高的研究,並不一定能夠轉換成很強的建議..

市面上林林總總一堆判斷證據強度的工具,因為太多了,各有擁護者,我就不一一浪費大家的時間,這些東西包括:

USPTF level of evidence
AHA/ACC level of evidence
Oxford CEBM level of evidence
GRADE working group

相信我,還有很多很多..

在評斷這些證據等級之前,最重要的是,你知道你在幹嘛嗎?

為什麼要評斷這些證據等級? 目的不外乎希望做出最後的建議,因為只有證據沒有建議對病患是沒有幫助的,不是嗎?

(想想看你跟病患講說這是level I的證據,他一定會問你,"所以?")

我偏好使用GRADE working group的證據等級而不像一般人所使用的Oxford CEBM證據等級..

原因很簡單,如果你用後者,你會發現,即使這是一個執行的很爛的隨機分派研究,很可能你評出來的LOE還是1b (因為數大便就美,他的CI還是可以在你能接受的範圍之內)..

但是GRADE可以根據臨床研究執行的過程,或是設計上的缺憾,去進行加減分,就不會落到,"只要你是隨機分派研究,不管你設計的有沒有問題,做的是不是很爛,你只要信賴區間很小,你就可以拿到1b"

另外一點很重要的,"1b"然後呢? Oxford CEBM的LOE並不能直接轉換成臨床建議,或者,他可以告訴你如果有許多研究結果差不多的"1b"研究,他的建議等級叫做Garde A..

但是在GARDE分級中,他會很清楚地告訴你,如果你達到一定程度上的證據等級,且研究結果清楚顯示好處大於壞處,他會告訴你,就做吧 (just do it)..

證據等級的評斷,是門藝術,但要對研究設計,執行,甚至是評讀的高手,比較容易完成這個任務..

另外一個重點,是要利用共識 (consensus) 的方式來達成,因為人總有主觀看法,共識的方式可以降低這樣的影響因子,但並不可能絕對..

內行看門道,外行的看熱鬧,要從外行變成內行,只有靠一再練習練習再練習....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